img
img
返回
葡京真人游戏平台 +

【坐马扎听故事】龙旗飘零(二)

2019-12-28 14:28:53

  12日上午,“广丙”管带程璧光持丁汝昌署名的投降文书,乘“镇北”号炮艇出,悬白旗至日舰阴山锚地,向日军接洽投降事宜。丁汝昌本人服鸦片自杀,终年59岁。中国近代海军史上第一位舰队司令,在为海军服务了17年后,这样地结束了自己的军人生涯。他所说的官兵“届时自有生路”,“吾誓以身殉,救此岛民尔”,就是代其乞降。反正后来的事,他不管了,也管不了了。当时中外人士,莫不称赞丁汝昌保存了中国传统的道德精神,以他的死,使部下得到了解脱。但对于这支他亲身参与创建的近代化舰队的覆灭,他有着不可宽恕的责任。

  同日自杀的,还有“镇远”护理管带杨用霖、北洋护军统领张文宣。杨用霖是北洋海军中惟一未经学堂正规培养而从基层奋斗,一步步成长起来的高级军官。上年黄海海战中,为防范有人降旗投降,他亲自将战旗钉死在桅杆上。此时在刘公岛一片乞降逃生的凄凉气氛里,他口诵文天样的诗句:“人生自古谁无死,留取丹心照汗青”,用手枪自戕。当部下听到枪声冲入他的住舱时,只见他端坐椅上,头垂胸前,鲜血从鼻孔汩汩地流向胸襟,而枪依然握在手中。杨用霖是真汉子,即使是自杀,他也比选择服食鸦片的三位上级更壮烈更为军人化。他发出的,是北洋海军的最后一枪。

  照得本军门前奉贵提督来函,只因两国交争,未便具覆。本军门始意必战至船没人尽而后已,今为保全生灵起见,愿停战事。所有刘公岛现存船只及炮台军械,委交贵营。但冀不伤中西水陆官弁兵勇民人之命,并许其离岛还乡。如荷允许,则请英国水师提督为证。为此具文咨会贵军门,请烦查照,即日见覆施行。须至咨者。

  伊东祐亨接书后,召集主要军官幕僚开会,商议受降事项,并复书丁汝昌,表示接受投降,日方将在明日受降和接缴军用物品之后,用船护送中方人员至双方认为妥善之地,并建议丁前往日本,以待战争结束。并称可用他的军人荣誉担保而无须英国舰队司令官做保证人。要求中方在次日10时前对该信做出确答。

  13日上午9时,程璧光乘坐“镇边”炮艇,再次来到“松岛”,他称丁汝昌昨晚写完复信后自杀了,并递交了复信,要求将投降日展限至16日。伊东同意展期,条件是必须在当日下午6时前,由一负责的中国士官去“松岛”,就军舰炮台及其他军器的交缴以及释放在威海的中外人员事项订立确实条项。伊东强调,前来协商的士官应为中国人,不得为外国人。

  下午5时,牛昶昞作为威海卫守军代表,与程璧光乘“镇边”,来到“松岛”舰。双方谈判持续了5个小时,牛昶昞接受了日方提出的清军投降条件。14日下午,牛、程再登日舰,商讨投降细节。牛昶昞以威海卫水陆营务处提调的身份,同伊东祐亨一起在投降书上签字。双方议定的投降条约共计十一款,其要点是:

  开列岛中中外文武各员名单,以上人员须立誓现时不再预闻战事。日方许于15日正午后乘“康济”舰遣返。

  牛昶昞负责承办移交兵舰炮位之任。井将其他一切器械集中,开列清单向日方移交。日方同意“康济”舰不在收降之列,拆去炮械后,供遣返中外军官及丁汝昌等人灵柩所用。15日拂晓起,狂风怒吼,海浪汹酒。中国军舰无法出海。日舰除“松岛”仍在阴山口抛下双锚外,其余皆撤至荣成湾避风。16日上午9时,程璧光乘“康济”来到“松岛”,缴出威海卫海陆投降军官及洋员名册和兵勇军属统计表,以及不再参与对日作战的宣誓书。共计投降5124人,其中陆军2040人,海军3014人。

  17日上午10时,日本联合舰队正式占领威海卫港,俘获北洋海军的“镇远”、“济远”、“平远”、“广丙”、“镇东”、“镇西”、“镇南”、“镇北”、“镇中”、“镇边”等10艘军舰。下午1时,“松岛”号军乐队奏起“君之代”,日军全体人员齐集甲板,雀跃狂欢。

  下午4时,被卸去大炮的“康济”号练习舰,载运丁汝昌、刘步蟾、林泰曾、戴宗骞及“济远”大副沈寿昌、“广丙”大副黄祖莲的灵柩及一千余军民,黯然离开威海卫基地,前往烟台。张文宣的灵柩,护军差弁不允用“康济”载运,另用民船,单独启行。此时汽笛低回,寒雨潇潇,北洋海军烟消云散了。